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银河酒店|澳门银河网站|澳门银河网址|澳门银河开户|澳门银河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小说 >

穿越者_骁骑校【完结】_小说在线阅读-52书库

时间:2018-07-25 12:1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那年晚夏,我们住在乡村的一栋房子里,望得见隔着河流和平原的那些高山。文学青年会认出,这是《永别了武器》开篇的文字,少年的小说当然没有写成,时隔二十二年,以那年深夏为开头的小说才真正出现。从2007年走上网文道路以来,笔耕不辍,也有八个年头了,一直在路上奔走,从来没有休息过,我一直在考虑,究竟下一本书应该是什么模样,盘点以往作品,《铁器时代》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文学青年积攒多年的喷薄之作,披着历史外衣的后穿越网络小说,再加上第二本伪历史《武林帝国》(又名失落王朝),以至于对历史不甚精通的我打上了写历史的标签,我记得血酬说过一句话,一本成名的作者不能称作大神,因为百万级别字数的网文会掏空作者所有的积淀和激情,事实上这句话在我身上应验了,武林帝国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成绩一般,这代表一个作者的悄然谢幕。那时候我已经32岁了,依然一事无成,每晚失眠,在绝境中,有了第三本转型之作,通常编辑是不建议甚至强烈反对作者转型,也就是换频道的,从历史转到都市频道,扑街概率极大,何况还顶着一个似是而非文艺腔十足的名字《橙红年代》。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橙红年代红得发紫,我的标签也从后穿越变成了所谓的都市教父,教父不教父的只是宣传溢美之词,但橙红年代确实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一本批判现实主义的当代题材网络小说,可以说是这本书才真正成就了我。橙红之后,再无刘子光,虽然很多读者至今仍念念不忘,但刘子光只能作为龙套和精神偶像出现在后续的作品中了,于是有了第四部《国士无双》。国士无双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小说,而且遍布雷点,感谢网站的宽容,感谢编辑的支持,这本从1919年作为开端的近现代历史小说得以存活,网文禁区几乎全都涉足,从1919到1967,该写的不该写的,全写了,写完这本书,我才可以毫不惭愧的告诉别人,我是写过历史小说的。从历史的尘埃中走出来,故事依然在我虚构的文学王国江东省展开,刘子光的表弟,陈子锟的远房孙子辈刘汉东悍然登场,上演黑车司机和小萝莉的故事,这是一次重复,也是一次进化,在橙红年代基础上的进化,相对前者是成熟的,但刘汉东似乎不如表哥那么人气爆棚,在结尾部分,受到现实因素影响,收的意犹未尽,略有缺憾。休息了三个月之久,新作即将登场,这就是穿越者,磨刀不误砍柴工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这段时间里,我详细构思了新书的大纲和逻辑主线,甚至写了一个比较精细的大纲,要知道以往所有作品都是没有大纲的,只有一个模糊主线,信马由缰的前行,写了大纲才知道,其实有比没有强。穿越者是一本很特别的书,至少我没有见过如此类型的书,它能够把我想表达想描绘的年代、人物、事件全都有机的融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简单一句话吧,是我想写的东西,所以一定会好看。依然是老刘家的故事,主角名叫刘彦直,这个名字来源于年初在广州社会考察时看到的中山纪念堂设计师吕彦直的名字,又勾连起小时候看的五代名将铁枪王彦章,于是起了这个颇有古意的名字,不过这回和刘子光刘汉东都没有亲戚关系了,是另一个崭新的故事和人物,当然摆脱不了前几本书的影子,就像金庸的作品成系列一样,成熟的故事背景和人物是一笔财富,可以直接取用的。那年深夏格外炎热,站在小营村口的土堆上,能看到远处江面上装满黄砂煤炭的平底船缓缓驶过,江对岸的高压输电铁塔屹立在雾霾中,国道上的载重卡车把路面压得凹凸不平,煤炭粉尘洒落在树叶上,路边的配货站和小饭店也常年累月保持着灰蒙蒙的形象。小营村本是近江城乡结合部的村庄,随着城市迅猛发展,绕城公路变成了三环路,自然村也变成了鱼龙混杂、流动人口聚居的城中村,街道上污水横流,天空中各种线缆如蛛网般密密麻麻,违章建筑比比皆是,每到夏天,家家户户的空调外机喷发出热浪,和街上公厕的臭味混合在一起,熏得人昏头涨脑。黄昏时分,一辆门上涂着小营街道办事处的五菱面包车从街上穿过,车顶大喇嘛单调枯燥的重复着防火防盗宣传,路边挂着暧昧红灯的洗头房刚开始营业,失足妇女打扮停当坐在珠帘后挑逗着行色匆匆的路人,饭店正是生意火爆的时刻,大厨就在街边炒菜,煤气灶里的火焰舔着熏黑的锅底,辣椒和回锅肉在锅里翻腾,面红耳赤的男人们坐在简陋的棚下猜拳行令,婴儿哭闹声,汽车鸣笛声,商贩叫卖声交织混杂,一切如常,没人预料到一场灾祸即将降临。最先发现失火的是饭店的小工,他去后巷倒垃圾,看到收废品的老王屋里烧起熊熊大火,天干物燥,低矮的平房里堆满了废纸和塑料瓶,火势迅速蔓延,惊觉的人们纷纷躲避,有人想打水救火,可是烈焰带来的热浪让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忽然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妪发了疯的往火场里冲,负责维持秩序的派出所协警竟然拦不住她,火势猛烈,玻璃爆裂声此起彼伏,老妪的身影瞬间被浓烟吞没。四周火势熊熊,热浪逼人,他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求生的欲望让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双脚落地才发现浑身酸软无力,差点跪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被什么东西绊倒,定睛一看像是妈妈,但是印象中的母亲没有这么衰老,他来不及多想,抱起这个人继续前行。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烟,刘彦直完全辨认不出方向,附近有人影出现,是个戴头盔和呼吸器的消防队员,那人也看到了他,摘下氧气面罩递过来,刘彦直把呼吸器在母亲脸上,按照消防员指示的方向往外走。火场外拉起了封锁线,围观人群被驱赶到很远的地方,三辆消防车喷射着水龙,夜幕下隐约能看到远处一排排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这一切都和刘彦直认识的那个世界截然不同,这一梦,恍如隔世。光头,胡子拉碴,瘦削衰弱,眼窝深陷,皮肤被火烧的红一块黑一块,这不是自己,但是眉目又依稀像是自己,只不过是中年版的自己。于是刘彦直也被拉上了救护车,警笛长鸣,一路拉往医院,他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霓虹灯和车流,一股莫名的恐惧浮上心头,这不是他的世界,这是另一个世界。身穿绿色罩衣的急救员在打电话,他用的是一种全屏幕的移动电话,上面居然一个按键都没有,刘彦直惊呆了,忍不住问:师傅,你的大哥大是爱立信还是摩托罗拉?伤者被送入了抢救室,刘彦直被诊断为Ⅲ度烧伤病人,医生判定他的体液、血液、神经组织都受到严重损害,情况非常严重,护士们清理了他的外皮,敷了抗生素,覆盖上消毒纱布,把伤者包裹的像个木乃伊,氧气面罩戴上,烧伤病人会大面积渗出体液,所以吊瓶也挂上了。他今年二十岁,高中毕业后,在社会上待业了两年,家住在轻工局宿舍,父母都是光学仪器厂的工人,记忆的截止是七月初的某天,因为香港回归的电视节目印象特别深刻。入夜,临床的烧伤病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刘彦直却只感觉全身麻酥酥的,似乎有一万只蚂蚁在胸膛上、胳膊上、腿上来回的爬着,他实在忍耐不了,干脆扯开了绷带,丑陋的死皮下,粉红色的娇嫩的新皮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生长,手臂上火焰燎出的紫红色水泡在慢慢缩小,消失。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