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澳门银河酒店|澳门银河网站|澳门银河网址|澳门银河开户|澳门银河注册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小说 >

第2章(2) - 小说在线阅读 - 良夜有期 2018010901 - 飞言情小说网

时间:2018-03-25 13: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门外有人轻敲,他抬起头,见一人进来。这人是一直隐身在暗处帮他查事情的亲信。「查出来了?」「是,『故人饭馆』的厨子是唐家女仆,一个叫做小花的丫鬟。」「……你说什么?」「少爷,小的已经再三查证,确实无误。」白礼让满脸惊诧不敢置信,沉默了许久才点点头,绩问道:「这小花是何来历?」「去年寒冬她倒在『故人当铺』的门外,被唐老板所救,后来就留在唐家做丫鬟抵债。她自称小花,除此之外,对自己的身世背景一概不说,就连唐老板也不知情。」「……我想见她一面。」「少爷,你已经见过她了。她就是你近日常在清晨时碰到的那位姑娘。」「是她?」白礼让眯起了眼。「怪不得……她身上有一种花香。」碰过几次面,她总是睡眼惺忪。不过她对跟在后头的脚步声倒是很敏感,即使他踩得很轻,几乎没出什么声音,她也立刻察觉,回过头来,用一双冷亮的眼神瞪视他;又在发现是他时,眼里出现迷惑,望着他许久,最后点了点头,继续半睡半醒半走。小花……「故人饭馆」厨子,专以各种花卉入菜,最近还推出玫瑰酱、茉莉薰茶、碧芳酒,都是以花为材。花……白礼让一怔,忽然想起了一人。*「花疏。」细雨蒙蒙,使得灰蒙天色更暗,她撑了一把伞走在晨曦空荡街上,却听见有人叫唤。她背脊一凉,整个人瞬间清醒,不曾回头看,疾往前走。「花姑娘!」白礼让急忙绕到她前面,语气温和的道:「花姑娘,请留步,在下白礼让。」她抬起头,看见真是他,一颗狂跳的心才归位。她默不作声,用一双冰冷眼神瞅着他,眼里充满防备。「姑娘不必害怕,在下只是有事请教,并无恶意。」他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是谦和笑容,声音斯文儒雅。她望着他,眼里又出现迷惑了。初次见面,她就对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后来发现他像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她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人,但是她只依稀记得他少年时期的轮廓。那个少年,他也是修长纤细的身形,白皙俊美的脸庞……相隔十五年,人事全非,她如大海捞针,四处寻觅不肯死心,为的是——「你是花疏吧?」温柔亲切嗓音,叫唤她的方式仿佛相识旧人。「白哥哥……」猛然心一跳,她怔怔望着他,神色恍惚,记忆在过去和现实之间游走,她不自觉脱口轻唤。白礼让内心有疑惑,脸上却笑容不减,对她颔首。花疏一震,马上拉住他,猛然摇晃,「你是白哥哥,翠玉花戒呢?快还给我!」白礼让这时才发现原来她叫唤的是她所认识的「熟人」。「花姑娘……」见她掉了伞,细雨落在她身上,他把伞移向她,有意解释。她仰脸凝望他,脸上分不出是雨是泪,眼里流动着复杂的情绪,声音冰冷地道:「十年之约,你没有出现,那就算了,翠玉花戒是我的传家之宝,爷爷过世之前叫我一定得找回来。这五年来我走遍各地,到处找你,为的是取回戒指,你快还给我!」十年之约?十五年前他不过是十二岁少年……白礼让若有所思,拉住她激动的手,「花姑娘,十三岁那年,我在外面出过意外,对儿时全无记忆。白某与你是否有约,在下确实不记得了。」「……失忆?」她望着他,面色怔仲愕然。「是的。」*「故人饭馆」开张一个多月以来,生意一日好过一日,现在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讨论「故人饭馆」的菜色作法和神秘厨子。料不到这小花还真有些本事,看来好人还是有好报的。本来以为他这阵子不知着了什么魔,一时好心把她从雪地之中救起也就罢了,还失心疯似的花了大把银两帮她请大夫、抓药,留在府内养病。后来听见她没处可去,本想正好留她下来当丫鬟抵本,哪知这丫头根本是个赔钱货,不败光他的家产就不错。可恼的是,他又不知哪根筋不对劲,像这种早该扫地出门的丫鬟,他却一再的吞忍她,始终没把她踹出去。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了,他一双识人慧眼果真是与生俱来,这小花是能帮他累积财富的财神爷!「小花!你回来了。」花疏低着头,踩着夜色回家,才刚踏入唐家大门,就被唐本草亲切热络的声音给吓着。「老爷?是啊……我回来了。」她望着唐本草嘴边的大笑容,莫名地心脏跳了一大下,随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小花,真是辛苦你了。在厨房里忙了一天,你累了吧?」唐本草直接拉着她就往里面走,一点也不生疏。只是他的步伐大,花疏还来不及反应,就只能小跑步跟上他。「老爷,等……」他是吃错药了,还是当铺又有哪个傻子拿了家里的宝来当给他了?「小花,这里坐。这是我叫厨子特别帮你熬的补汤,快点趁热喝了。」唐本草按着她坐在厅堂的大位上,亲自把一碗汤端到她面前。花疏诧异地瞪着他,却对着他殷勤的笑容、好看的脸庞,脸上一阵烫热。「来啊,凉了就不好喝。」恐怕热的也不是那么好喝吧。她已经发现李伯的味觉早已失灵了,他根本尝不出味道来。最近她开始怀疑唐本草的味觉也有问题。她微微蹙眉,在一个诱人的笑容下,端着那碗汤,深吸一口气,当苦药灌下了。唐本车今天是哪根筋不对?「老爷——」「小花,你已经不是我府里的丫鬟了,别喊我老爷。」唐本草主动拿过空碗,搁到茶几上,对她笑得一脸迷人。她的心脏又不听话地跳快了好几拍,同时狐疑地眯眼。她一个多月前就已经不是他府里的丫鬟了,他怎么现在才要她改口?「老板,你今天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事了?」她小心地瞄着他,手里很痒,实在很想摸摸他光滑好看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烧坏脑袋了。唐本草伸手摸摸脸上过多的笑容,发现自己似乎吓着她了,这才稍微收敛了一点。「小花,全城的人都夸赞你的厨艺,『故人饭馆』才开张一个多月,就已经把白礼让打得落花流水。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白礼让……花疏抬头望着他喜孜孜的得意,终于明白了。「老板,我明儿一大早还要起床,没有别的事,我想去休息了。」她起身。既然解开谜团,知道他还是那个正常的唐本草,她就懒得理他了。「小花,我帮你换了房间,我带你去看看。」唐本草急惊风似的,马上又拉着她的手,拖她走。花疏根本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又被他拉着跑。他拉着她走到后堂去,经过中庭花园,这儿已经让她植满了各种花卉。她每天回家总是习惯在这儿停留,多看一下。但是唐本草没给她停留的时间,拉着她往后面屋院走,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东侧厢房。这里是给唐府的贵客住的上房。「快进来看看。」唐本草亲自为她开门,拉着她进房里。花疏终于有机会抽回自己的手,一张脸已经红透了,一颗心早已跳得不成样。她连忙转开目光,不敢看他。本想随意浏览一下,就把他打发,却望着房内,她呆住了。这个房间比她和小薏住的那间房大了好几倍,布置得相当别致温馨,有精致刺绣的画屏、雕花木椅和茶几、一张贵妃椅,墙上挂着典雅的绘画,壁柜上放着一只古花瓶,里头插了一束花。「小花,我还帮你买了不少新衣、首饰,全收在柜子里,你还需要些什么?」唐本草笑得热络。她只是摇摇头。「好,那你休息吧。」唐本草只觉得她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心里非常得意,点点头走出房去,还体贴地帮她关了门。花疏呆望着那扇关起的门好半晌,才终于叹了口气。这里会不会是她流浪的终点呢?白礼让究竟是不是白哥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